民国时长沙人有多爱书一条“书店街”有百余家书店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至诚教务网_南林教务网_辽宁工业大学教务管理系统淮阴工学院浙大
阅读模式

2017年4月22日 南阳街西侧书铺巷的旧照。 水风井文化书社。

1948年冬天,高中生钟叔河正沉迷在克鲁泡特金和狄更斯的世界里。他喜欢逛长沙南阳街的旧书店,叶德辉在长沙刻的《四唐人集》尤让他着迷,却苦于囊中羞涩无力购买。直到一次,钟叔河侥幸用一碗寒菌面的价格买下叶氏刻的首卷残破的《双梅影暗丛书》,得意至今。

两年后的初夏,彭燕郊从北京调到长沙,任湖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作为外地人的他一到空闲节假日就往南阳街和府正街的旧书店跑,即使是上下班的途中,也尽享着在小吴门和社坛街上的旧书摊“淘金”的乐趣。

有人说,图书业是否发达,是一个地方学术氛围和文化积累高低的标志。作为中国三大书市之一的长沙,自晚清民国以来就异常活跃的书业,成为文化人迷恋的天堂。

撰文/本报记者储文静

民国长沙有220家书店,百余家开在书店街

“书店”之名始见于清乾隆年间。乾隆二十五年,号称“楚陶三绝”的陶汝鼐就曾将其所著《倍律分注》一书的版片,卖给“二酉堂”书店。后来,这家书店因受文字狱《国朝诗的》案牵连,反而大扬其名。到曾国藩刊刻《船山遗书》320卷之时,长沙刻书之风达到高潮。

长沙的市有书店,始于1886年清政府创办的思益书局,思益书局设于定王台,自前清以来遗留的木刻版,均藏于此,各书店需要印书时,即向该局租印。

随着湖南书局、传忠书局、章经济堂、三让堂等书店相继成立,到了清末,长沙先后有书店、书肆86家,集中在南阳街、府正街、玉泉街一带。当时称之为“书店街”,后人将其统称为“南阳街书市”。

南阳街位于今芙蓉区,南起五一大道,北至老照壁。南阳街西侧,有小巷名书铺巷。清康熙《长沙县城图》上即标有南阳街,因有南阳人最早在这里开店而得名。另一说是因纪念诸葛亮助刘备占领长沙而得名。1971年将府正街(清长沙府署前街)并入,统称南阳街。

民国时期,出版中心在上海,其出版的图书基本上可以批发到各大中城市。所以其他城市兼营出版的书店不多,图书零售业却发展较快。据考证,民国时期湖南共计有书店500余家,长沙占到220家,其中100余家集中在南阳街、玉泉街、府正街及周边街道,以玉泉街最为集中。玉泉街盛时有大小书店50余家。1914年,在长沙读书的毛泽东,常在玉泉街的古旧书店购书。第一师范国文教员“袁大胡子”袁仲谦嘲笑毛泽东作文学习梁启超的新闻记者手笔“半通不通”,指点他师法韩愈,当时毛泽东就跑到玉泉街买了一部盗版《韩昌黎诗文全集》,到“一师”图书室借了“善本”《韩集》逐页逐字校勘,改正讹误。

抗战初期,因平、津、沪、宁、汉相继沦陷,大批文化人来到长沙,促进了书业繁荣。零售书店逐渐增多的同时,出版社也从无到有发展到7家。但1938年“文夕”大火,不少书店被焚毁,思益书局也不幸付之一炬,实为书业界重大损失。

1948-1949年,长沙市场因受通货膨胀影响渐趋萧条,但南阳街书市并没有萎缩。书店之间还夹杂点缀着许多收售刻印书籍、拓印碑帖和笔墨文具的店铺,如“文德斋”“墨耕斋”“墨香籍”等,使“书店街”的书香更显浓厚。

新书店:毛泽东当了七年书店合伙人

时至今日,依然还有人怀念着旧时书店的布局和气氛:四周书壁,上可达顶,满室书香。屋子中间安一长桌,铺一白布,上有茶盘茶杯,两侧几把木椅。顾客可以随意从架上取书,坐到桌边不慌不忙地看,也可以请师傅代取,这时师傅还要给顾客倒上一杯茶。有意购买者,可以请师傅帮助找出其他本子以便比较,如不买,道一声“谢谢”即可离去,师傅还要送至门口:“您慢走,有工夫您再来。”(许嘉璐《中国书店五十年》)

吴起鹤在《长沙旧图书业概况》一文中介绍,民国时期,长沙书店的经营范围大致可分为八个类型:(一)以经营木版书、石印书和标点书为主要业务;(二)以经营教科书和各种参考书籍为主要业务;(三)以经销文艺书籍和人文科学书籍为主要业务;(四)以经销文具为主兼售书籍;(五)以经销书籍为主兼售文具;(六)以经销军事书为主要业务;(七)以经销各种杂志为主要业务;(八)以经销儿童读物为主要业务。第一类书店,人们称它为旧书店;第二类书店,人们称它为新书店;第三类书店,人们称它为进步书店。

虽然都是做书的生意,但不同的书店盈利多寡不一,差距甚大。如南阳街同文书局,生意兴隆。该店的斯密亚丹著、严复译的《原富》(《国富论》),定价800铜元,因购者甚多,有的购书者只好将铜元系在伞柄递给营业员,营业员再将书挂在伞上递给购书者。相反,玉泉街的华英堂书店,则生意惨淡,只能勉强维持。

在民国动荡的岁月里,书店常常是进步人士的战斗和联络的阵地。因此书店的遭遇与命运不同,存亡时间也各异。如上世纪20年代南正街泰东书局,专门销售上海泰东书局、太平洋书局书刊,而这些书刊多为进步书籍。1927年5月“马日”事变后,书店被湖南清乡司令部封闭,经理也被逮捕。

毛泽东也曾开过书店。1920年夏天,毛泽东、易礼容、陶斯咏等数人集资,共同创办了一家名为“文化书社”的新书店。参与这个项目的有27人,书店定位是出售社会科学和政治方面的书刊。他们约定:投资不退,亦不分红取息,书社永远为投资人所公有。

“文化书社愿以最迅速、最简便的方法,介绍中外各种最新书报杂志,以充实青年及全体湖南人新研究的材料。”毛泽东7月在长沙《大公报》上撰文介绍自己的理想,“也许因此而有新思想、新文化的产生,那真是我们馨香祷祝、希望不尽的!”在那个新旧思想剧烈冲撞的时代里,毛泽东欲图以书店影响社会舆论,推动他当时认同的“联省自治”运动。

最初的文化书社位于潮宗街湘雅医学校宿舍一座两层小楼里,有三个房间。至1920年10月份,书店引进了164种书,经营45种杂志和3种报纸,包括陈独秀和李大钊等人刊行的共产主义宣传刊物。书店经营颇为顺利,1921年4月,文化书社已在湖南7个县建立分店,在长沙四所高校设立售卖处。由于业务的发展,书社迁于贡院西街(今中山路)王洵美南货号的隔壁,后再迁往水风井(即原长沙市古旧书店处)。1926年,北伐师兴,书社营业员苏瑞章等人为扩大宣传起见,带了很多的革命书籍和文艺书籍随北伐军到汉口,又成立了一个长江书店,等于文化书社的分店。直至1927年“马日事变”发生,文化书社才被迫关门。

旧书店:来源有“明市”“黑市”之别

汉语博大精深,“旧书”一词也有不同的理解。

钟叔河曾回忆,1948年的长沙,旧书店差不多占满了整个一条南阳街。那时习惯将刻本线装书叫作旧书,以别于铅印洋装(平装、精装)的新书。学生当然以读新书为主,但有时看看旧书的亦不罕见,教本和讲义也常有线装的。钟叔河说的“旧书”其实是“旧体书”。

“当你买不起新书而想看书的时候,或是想得一部绝版书的时候,你便想起旧书店来,在这里,也许可以达到‘马儿好,而这马儿又不吃太多草’的愿望。”1947年9月17日的《湖南国民日报》,一位名为“立人”的作者所说的“旧书”,是“二手书”的意思。

立人写到,旧书店集中在玉泉山和府正街南阳街一带,每一家的书架上,线装书、洋装书堆得满满。从中国的古文到教科书到洋文都有。也许在你打从这些书店经过时,见着那个可怜的样儿,会想到:“这有什么生意呢?”可是奇怪得很,他们那数口之家,完全靠着这些生活,而且他们也活得过去。

旧书店生意最旺的时期,是学校开学的时候,学生们拿着学校里的购书单就向旧书店寻书,实在找不着时,才向其他书店去买新书。除了一年两度的开学时期外平常生意就比较淡了。

旧书和新书的价格,相差四成甚至一半,如果是有价值一点的书,或者是还有几成新,相差比额,也不十分大。不过,在普遍的贫困下,便宜一点总是受人欢迎。

而旧书的来源,大约可分为“明市”与“黑市”两种。

所谓“明市”,是当你贫困时,或远行不便携带时,就将书本向旧书店里割爱。有的学生们读完了这一期,就将书卖出,买进下一期的课本。

何谓“黑市”呢?那就是偷人家的书卖。所以有的学校,为此特刻一个章,“××学校学生用书,一律禁止买卖”,在每一本书上盖章。当然,这并不是强迫盖的,打算学期终了卖书的学生,仍是可以不盖章。

不论是旧体书,还是二手书,长沙书店街的旧书,曾一度让文化人入迷成痴。最被津津乐道的佚事,是著名学者、湖南大学校长任凯南先生竟将湖南大学市内办事处设在了玉泉街。任凯南是湘阴人,早岁游学欧洲,治经济学,他喜欢读书,更喜欢收藏书。

著名学者张舜徽在《湘贤亲炙录》中说:“其时,长沙旧书铺,多集中在府后街、玉泉街。玉泉街书肆林立,仿佛北京琉璃厂也。(任凯南)先生即设湖南大学市内办事处于玉泉街,平时在岳麓处理日常校务外,辄渡江至办事处休息,设榻其间,或信宿(注:连住两夜)乃返校。书商每得善本或稀见之书,辄走送先生审择。先生于是致书益多,皆节衣缩食以得之。由是博涉多通,于版本源流利病,皆能自道其所以然,肆估不能欺也。”

张舜徽当时在长沙任中学教师,课余喜游玉泉街,在书店中张偶遇任先生,交谈甚洽,受邀到湖大办事处小坐,见室内“自几案、卧榻,积书皆满,多精善之本,为心折焉”。大概这就是当年长沙的文化人爱书成癖的写照吧。

民国长沙著名书店

旧书店:

以经销木版、石印、标点书为主的书店,继思益书局而起,有翰墨园书局、博文书局、蕴古斋书局和谦善书局四家,随后又有集古书局。这些书店的创办人都对版本学有些研究。因为对宋、元、明、清各种版本,必须有师传,才能辨别,而且要具有装订、修补的技术。

外帮旧书店:

长沙仅有五家:广益书局、锦章书局、鸿文书局、春明书店、崇正书局。以广益书局资本最雄厚,出的书最多。不过多是一些侠义小说和宣传迷信的书,说不上对文化有什么贡献。经、史、子、集等类古籍也出了好几种,可惜错字太多,不免贻误读者。锦章、鸿文、春明三家所出的书,大都是把一些古典文学作品增注标点,叫“标点书”。

教科书店:

这类书店共计十六家,也有本帮、外帮之分,本帮七家,外帮九家。本帮书店,多系本省的教员创办的,资本微薄,只印行初中教本两三种至二十余种,如集益书社、宇宙书局、分丰馆等。外帮书店多由上海总书店分设而来,资本雄厚,居垄断地位。如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世界书局等。

人文书店:

除了毛泽东的文化书社,还有健康书社、南华书社、湘芬书局等。

关闭本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