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注水学历”谈组织部门责任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至诚教务网_南林教务网_辽宁工业大学教务管理系统淮阴工学院浙大
阅读模式 从“注水学历”谈组织部门责任

老 石

  1月4日《广州日报》报道:成都在干部学历、学位清理工作中,近6000名县处级以上干部学历、学位得到确认,其中450名降低了学位、学历,这些干部有的把研究生课程(进修)班(修读班)结业(毕业)证书作为研究生毕业证书或硕士学位证书;把非学历、学位证书作为学历学位证书;有的把未经教育部门批准、不具资格的社会办学机构颁发的培训证书作为学历、学位等等。换言之,就是假学历、注水学历。推想起来挺可怕,7.5%县处级干部是假学历,绝对数、相对数都很惊人,如果全国汇总,将有数万名假学历县处级干部。县处级干部管理权限属地厅级,应该说管理尚严格,提拔审查程序不会太糊弄;基层干部,管理没他们严格,假学历肯定更多。从纵向看,连学历都搞不清楚,干部档案诸如奖惩、政绩、工龄、年龄等诸多要素恐怕也要打个疑问,有不少水分需挤出。 从多起清查干部假学历报道看,均没有对假学历者做出任何处罚,别说处分,就是公布造假者名单、公开批评、造假者检查这些表面应付的事儿都没有。换句话说,假学历者没为说谎付出一点代价,当年提拔或许还沾了光。肯定地说,这将大大鼓励下一批假学历者。显然,组织部门对干部要求太低了,根本谈不上“从严治党”,有迁就姑息之嫌。儿童在幼儿园就被教育不要说谎,学生在考场做弊要受到取消考试资格的严厉处分,假学历性质比考场作弊严重的多,却稳坐钓鱼台,况且还是理当懂规矩的县处级干部,何以服众!《干部任免条例》岂不成一纸空文?组织部门之所以“法外施恩”,投鼠忌器,可能从县处级干部形象考虑,说谎者还怎么在群众面前说说道道?也可能法不责众,处理大批干部,影响稳定大局。在西方,说谎是很严重的不道德行为,对公务员而言,说谎意味着政治自杀。公务员说谎就失去公信力,实际失去了权力合法性,公务员权力乃是公民信任授权于你,所以西方政界只要有风波、丑闻,别管真假先辞职,因为你公信力下降了。而“中国特色”的官场,官员们常把瞎话当实话说,已成官场痼疾,如这些道德水准不如小学生的说谎官员。 事情回到源头,这么多假学历是怎么出现的?我不相信,组织部门会马虎到那份上,会轻而易举的上当受骗;用不敬业恐不足以服人。以前组织部门,对干部许多具体细节都能查到,何况学历?非不能也,乃不为也。我宁愿相信,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你行,你就行”,领导要用某人,落实领导精神就可以了,至于他学历真假,没人叫真。我身居组织部门,身边就有此类事,一个用假学历骗官当,一个(组织部门)愿意被骗的双簧而已,群众举报也不理不睬。因此,我认为让组织部门查学历,等于自己监督自己,假学历查出越多,证明它工作越马虎越差,它还有查清学历积极性吗?所以我建议不妨让超脱点的单位,如纪委、人大来清查干部学历,才更有效率、更准确、更真实,就像《干部选拔任用条例》的规定,由纪检机关对干部选拔任用工作进行监督检查。那样,假学历者才会全部暴露在阳光下。 《科技鑫报》2003年1月13日 (责任编辑:郭亚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