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钱”曹德旺(4)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至诚教务网_南林教务网_辽宁工业大学教务管理系统淮阴工学院浙大
阅读模式

曹氏传承

从小在家长制治下长大的闽商曹德旺,对待子女甚至公司,也带有同样强烈的家长意识。他向儿孙打小灌输同样的观念: 我虽然捐了很多钱,但找我借钱一个人都没成功过。我谁都不借,也不用人家担保

曾经的上海永安百货大股东曹河仁在生时没有料到,2010年,他的名字会被中国以慈善的名义重新记起来。这一年,他的二儿子曹德旺捐出价值35.49亿元的上市公司股权,以父亲之名,设立了河仁慈善基金会。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曹德旺解释父亲的名字说。在家乡福州捐建图书馆时,福州市政府本来给图书馆命名叫 海峡图书馆 ,曹德旺不乐意,他想好的名字是 河仁图书馆 。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加上工程规划上的一些分歧,曹德旺差点想把已经打给福州市慈善总会的钱转回给福建省慈善总会。

最后是福建省慈善总会会长张明俊打了圆场。张对福州市政府官员说,曹德旺的意见是对的,你这个思想不够解放。香港都是这样的,国外都是这样的,谁有本事捐钱,就用谁的名字。起码你把河仁跟海峡连在一块儿, 河仁海峡图书馆 不是也可以吗。照顾了你们的名字,也有他父亲的。

曹德旺这才满意了。他捐给福清的3亿元里用途之一是在高山镇修建自己和儿子两代人的母校,新校区还在修建中,工地大门上也嵌着他的名字:高山德旺中学。

曹德旺生在1946年,在他小时候,为躲避动荡的时局,父亲清理掉上海的生意,举家迁回老家福建,却在途中遭遇沉船,自此家道中落。年轻时为了生计,曹德旺曾经倒过烟丝、卖过水果,1983年起承包了福清市一家亏损的乡镇玻璃厂,并用20多年的苦心经营,将之发展成为汽车玻璃生产规模居全球第二的大型跨国工业集团。

他至今记得年少时,每天有固定的一两个小时,他被父亲叫到自家的客厅里垂首而立。父亲一边抿着酒,一边给他讲自己当年做生意的故事和道理。

他跟我讲,如果有人向你借钱,你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钱,有就拿给他,不要跟他立字据、不要叫人家担保。 曹河仁自己年轻时也曾经前往日本辛苦打拼,头三年刚攒下一点钱,就有朋友来找他借。曹河仁心里没底,又碍于人情,就回去问自己的舅父。舅父说的就是这番话。 你为什么要借给他、要找人担保?如果朋友还不起,就把人家担保人也拖进来了,等于一下子失去两个朋友。

从小在家长制治下成长的闽商曹德旺,对待子女甚至公司,也带有同样强烈的家长意识。他向儿孙打小灌输同样的观念: 我虽然捐了很多钱,但找我借钱一个人都没成功过。我谁都不借,也不用人家担保。

在曹家要继续经营福耀玻璃的前提下,按他的安排,39岁的长子曹晖是公司的接棒者,成为了福耀集团的总裁。女儿曹艳萍也进入了福耀工作,同时兼任曹德旺对福州市河仁图书馆捐赠项目小组的负责人。小儿子曹代腾在重庆经营与福耀玻璃有业务往来的重庆万盛浮法玻璃有限公司。去年7月,福耀玻璃斥资1.57亿元收购了万盛浮法玻璃。

为了磨炼儿子,他曾经不顾曹晖的意愿,强势地把他从香港 扔 到美国读书,为此儿子跟他赌气,6年没有给他打电话。

但这几乎是外界获知的曹晖对父亲唯一一次忤逆。曹晖从2006年开始担任福耀玻璃的总经理,并掌管福耀在美国的业务,为福耀在美国扩大市场份额、反倾销战役中立过赫赫战功。但在曹德旺面前,始终是孝顺、低调的儿子。在慈善领域里,曹晖领父命去过央视晚会上举牌给玉树捐款,也随父亲一道加入河仁基金会的理事会,但从未发出过有别于父亲的观点与举动,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曹德旺对长子相当满意。唯一的遗憾是,曹晖生活在富爸爸提供的环境里,缺乏锻炼。 我不能像我爸培养我那样,再培养一个曹德旺出来。

怎么教育子女?身先士卒。你不希望子女有这个习惯的话,在他面前要先做到。在孩子面前示范,对社会、对所有人表示尊敬,对国家的法律法规感到有畏惧。

在曹德旺口中,几个子女都跟他一样不重钱财。但他仍对王永庆家族式的家产纷争心有戚戚。对他来说,设立河仁基金会,另一个私下里的目的也是为了家族长远。 省得子孙以后为这个事情去吵架。

曹德旺曾从母亲那里听说,他的祖母在世时曾在佛前烧香许愿,一许子孙逢赌必输,二许子孙有钱被别人借、被别人骗。他从贫苦的少年时代走出来,成为富甲一方的巨富后,才理解了祖母的良苦用心。

他很满意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烟酒不沾、赌博不沾,但自己却又抽烟、又喝酒,还把全家的钱拿去捐。 但是孩子还是得叫我做爸爸,不叫还不行。

在做慈善时,在一些已经言明交付出去的项目里,曹德旺也会不自觉流露家长式的管控欲。捐给扶贫基金会2亿元时,本来说好是让扶贫基金会去救助灾民,曹德旺只管抽查和监督。但5月里在报纸上看见新闻说,四川通江县沙溪镇的一座危桥年久失修,有两个居民在过桥时摔死,他又向扶贫基金会提出要求,从这笔捐款里抽出1000万元给沙溪镇修一座新桥 970万元建桥,30万元筹建费用,同样是3%的费率。

目前在建的福州高山镇寺庙与中学项目的工地,是曹德旺最爱去的地方。 老板一个礼拜来一回都不止! 工地上的人说,他不时会对木料的使用、草地还是水泥地的选择、雕塑的增减发表意见。曹德旺捐款修建的福州市图书馆、高山镇的寺庙与中学,工程中的每一笔具体款项都要他本人签字才可发放。河仁图书馆始建起,他就派出女儿曹艳萍加入了工程的监督小组。

福耀玻璃对员工患病等困难几乎包办,遇到员工的亲属有病灾,曹德旺还会以个人名义出马救助。 必须管到底,你的问题就是福耀内部的问题。你在我这里工作,我不给你彻底解决了,你就会把很大的困难交给社会。 遇到武汉水灾、玉树地震,曹德旺一边自己掏腰包,一边还会发动福耀员工捐钱。 我跟管理层讲,对灾区来说碰到这样的事情是一种不幸,对我们企业来说这是非常好的机会来培育和检验员工的同情心、责任心和爱国主义精神。

早年为获取外商投资便利,曹德旺曾经拿过美国绿卡,后来换了香港身份证。但做慈善时,他能理直气壮地对政府提出政策要求,底气也是在于把政府当做家长: 我的事也是你政府的事,你政府的事也是我的事,我们是一家人。中国的文化里,政府是父母官,狗不嫌家穷,子不嫌母丑,她再丑是你的母亲,怎么样也要听她的,你就委屈一下而已。永远错的是孩子,没有错的父母。

这并不意味着曹德旺认同借慈善向政府寻租的行为,他自己一直牢牢地把控着一个底线。

福建省慈善总会会长张明俊依然记得和曹德旺的第一次见面。张退休前是福建省人大副主任,在其退休后,曹德旺的哥哥曹德淦成了人大副主任。退休后的张明俊到福建省慈善总会 发挥余热 ,做起了会长。

曹德旺第一次请张出席活动,是五年前向高山中学捐款500万,建造科学楼的捐赠仪式。 我去了,人家介绍一下,他就给我握个手,然后就不理我了。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你给他摆架子官架那肯定不行,以后就别见了。

2009年底之前,已经开始操作股权捐赠的曹德旺屡屡遭遇政策瓶颈,难以突破之际,想和时任福建省省委书记的卢展工见见面,沟通汇报一下工作情况,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希望能获得后者的支持和帮助。卢本人对此十分看重,通过张明俊在中间牵线,协调双方的时间。

有一次卢展工让张带话给曹德旺,表示 这个礼拜天,有时间见他 。结果曹德旺那边回复的消息却是, 这个周末我要出国。

这个反馈让张明俊哭笑不得,也让曹德旺和卢展工一直到2009年11月卢转任河南省省委书记,都没能见上一次。

事实上,曹德旺所经营的福耀玻璃也确实很少需要在政府间 走动 。许多人得以发家暴富的房地产、矿山、娱乐休闲等产业,曹德旺从来碰都不碰。

2010年9月,应邀参加巴菲特和盖茨在中国举办的慈善晚宴时,曹德旺全力推动的河仁慈善基金会已经注册成立。

中国人知道怎么做慈善,不需要外国人来给我们说教。 曹德旺对巴比晚宴不以为然, 各个乡村的村路、祠堂,大家都知道是有钱人建的,怎么说中国人没有慈善呢。做慈善,最高尚的办法就是不说,不高调。

福建地处东南沿海,早年大量本地人下南洋、去日本谋生,几乎家家都有侨民。侨商们发达后大多会回家乡造桥修路。捐赠的人多,服务也就相应到位。福州市慈善总会会长方庆云告诉《中国企业家》,市总会成立5年来所募集资金的管理费率不超过4%;其账户上收到1分钱的捐款,也会开出发票,公布在网上,等捐赠者来取。而福建省慈善总会跟曹德旺、金源集团黄如论等本地企业家多年的捐赠往来中,一直都是主动把每笔捐款的去向和使用进展做成报告,主动反馈给捐赠者。

1983年,福耀玻璃厂还在亏损时,曹德旺就向自己就读过的小学捐出第一笔2000元资助款。历年来武汉水灾、闽南冰灾、汶川和玉树地震、西南干旱,他都自己捐赠,也发动福耀玻璃员工捐赠。按照2011年胡润慈善榜的统计,曹德旺从1983年至今的累积捐赠额高达50亿元。

自小,曹德旺在外受闽商的慈善文化熏陶,在家里,则受母亲影响信佛。 布施有三分:财施、法施、吾命施。财施是金钱,法施是用办法帮助人家,吾命施是用自己生命去跟人家交换。 他做了财施、法施,却并不推崇吾命施。 在不影响你的生活质量、企业发展的前提下,参与国家的财富分配调节,避免其它方面问题的产生,这是真正我个人的理想。

那一天晚上,巴菲特讲了真话。他跟我们也是一样的。 回忆起这一段,曹德旺脸上泛起了 如我所料 的笑容。 他刚刚开始有钱,也先帮老婆买房子、买车,接着给孩子买车,再把钱分给孩子花。后来企业越做越大,钱越来越多,给孩子也花不完了,他们两个人开始做慈善 必须保证做出真正的慈善决定的时候,不会影响到你正在创办、发展的事业,这是第一。第二,必须满足你家庭生活不受影响。

紧挨着福清高山中学新校区,曹德旺还捐助重建了一座占地150亩的寺庙,他把原来的寺庙名 香灯寺 改成 崇恩寺 ,意在崇尚感恩。

你要意识到,大家接受你的捐助是在帮助你,这样你就能跟他处理好关系。 曹说。1月12日,在 曹德旺曹晖2亿元扶贫善款项目总结暨表彰大会 上,面对台下近百位来自西南五省区市的受益农民,65岁的亿万富翁曹德旺深深鞠了一躬。 我是穷人出身,我知道什么是穷。

我在创业期间,如果没有员工对我的支持帮助,没有地方政府的认可,我就很难做起来。做企业家,做人很关键。人做成功了,你事情就成功了。得道者多助。

在刚动念头做基金会时,曹德旺曾经猛烈的抨击过 诺而不捐如同欺诈 ,但亲身体会到做慈善之艰难后,他开始变得宽容。他说起陈光标, 他虽然做的没有说的那么多,可是一半有没有?1/3有没有?他做了慈善,就是美 。

为什么我很坦然地接受你们的怀疑,因为我以前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这种心态)。 曹德旺记得,自己贫苦时,也见到很多从南洋、日本回来的华侨为家乡捐钱行善,他当时很不理解:为什么他那么多钱拿去捐呢?多可惜啊!他是不是真的捐了那么多钱? 但是一路走过来,到了你钱很多的时候,就会悟透了,一个人自己的消费是非常有限的。我做这件事情也是想实实在在告诉中国人:不要拿钱太多了,钱多了也没有用,眼睛一闭全部没有了,那不是你的。

曹德旺重养生,每天晚上9点之后,家人跟员工都不再打扰他。 晚上睡觉之前,先回顾一下我早上起床开始一天做的事情,我今天见过谁,和谁讲完一句话后他什么反应,哪一句是不应该讲的,为什么不应该讲 这样下来,以后我再遇到这样的人、这样的场合,一句话应不应该讲,就清楚了,这样我就能不断的提升。

你们不觉得我今年苗条了很多吗?钱捐掉了,没有钱买东西,少吃了就瘦了。 玩冷幽默的时候,曹德旺仍是一副不动声色、慢条斯理的神态。聊起一些不知感恩的受助者,他终于也有点计较的事: 他不知道我们为了帮助他们,自己也要节约。如果自己不去很节约的话,我哪里那么多钱帮助你。

这句话,他没有坐在自己花6000万元打造的3000平米豪宅里说。这座豪宅的酒窖里,藏着曹德旺自己或托人从各地寻来的珍贵红酒与茅台。但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节约效应:福耀玻璃的重要客户接待,他都是请到自己家里,让自己的厨师献艺招待。 又省了福耀的招待费,又让客人享用了家宴,是一种十分体面的待客之道。

注:本文详见2011年第13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猜你喜欢